•  
  •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

我反對政府剛推出的新界東北發展模式,不僅是由於政府出爾反爾──棄收地而取公私營合作(官商勾結?),也不僅出於對「雙非富豪城」的疑慮,更由於政府推銷這發展模式的手法,實在「教壞細路」。

政府的「扭橫折曲」,見諸下列事例:一、曾反資抗殖的民政事務局長,於政府宣稱「寸土必爭」尋地建屋的同時,竟然匆匆忙忙為充滿資產階級以至帶點殖民味道的47幅私人會所土地,用象徵式的租金,續約15年;二、當被問到為何不開發佔地170公頃(接近規劃中的粉嶺北面積,全建公屋可容納數十萬以至百萬人)、只服務2000人的粉嶺高爾夫球私人會所,發展局長回應說,因為該私人會所的租約到2020年才期滿,所以不會納入當前的計劃。不過,有報章翻查地契,指出政府有權以一年通知收回該幅土地,作滿足公眾所需的發展用途。此外,如果租約期限真是個理由,那麼政府為何不等到2047年新界地契到期時,才收回菜園村或新界東北的土地?又或等佃農的耕地約滿,才作出發展規劃?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13)。本土與農業 : 為什麼要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模式。文化研究@嶺南,36。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6/iss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