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福柯(Michel Foucault)提出醫院、工廠和學校等都是權力的規訓機構,都是透過不同的方式規訓(discipline)個人行為(conduct),使每個不同的個體(individual)變成馴化身體(docile body),馴服於權力下。學校作為現代社會(modern society)中重要的文化機構(cultural institution)之一,除了通過看得見(visible)的教職員在課室或校內場地,以直接教授知識(knowledge)方式來規訓學生行為外,規訓系統網絡還滲透到校內其他穩而未現(invisible)的環節中,如學校的建築設計、設施、儀式(ritual)等。學校規定學生每天必須穿習以為常的校服(school uniform)上學,這些穩而未現卻習以為常的事情,往往是被忽略的,這也正正是微觀權力(micro-power)更能在參與者身上實踐達到運行的地方,這值得我們思考更多,以了解現實中學校與權力的關係。

Recommended Citation

李嘉言 (2013)。校服:規訓、性別建構、教育政策。文化研究@嶺南,36。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6/iss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