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原載號外2013年4月439期)

近日關於普選的爭議迅速升溫,繼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急不及待拋出特首選舉必有「篩選」之說,和應之聲隨即此起彼落。什麼「『預選』也是普選」、「普選也有『篩選』」、「西方普選不適合香港」……之說,沸沸揚揚。不過,最直接了當的宣示,還是出自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他斬釘截鐵地說:「要確保愛國愛港力量在香港長期執政!」

北京屬意在香港依靠所謂「愛國愛港」力量,本來不是什麼秘密。問題的關鍵只在於,如何在一個「普選」的法律框架底下,能夠「確保」選出來的人都是合格的「愛國愛港」人士? 很顯然,無論有多少人要求北京給予「愛國愛港」一個明確的法律定義,他們都只會徒勞無功。因為北京所要的,既是一個「一人可以投一票」的「普選」政治/法律儀式,也同時要求一個外於法律的,為「我」所用的至高權力。所以,不經定義,也永遠毋須定義的「愛國愛港」四個字,就像幽靈一樣懸置在一切選舉的法律之上。它高於法律,也外於法律。

納粹法學專家卡爾.施密特(Carl Schmitt)就曾經將這種既在法律之中,也在法律之外的弔詭狀態,描述為主權者決斷何時可以把法律懸置,宣佈進入「例外狀態」的權力。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為「普選」戴上「要確保愛國愛港力量長期執政」的金剛圈,唸上緊箍咒,也不啻坦白宣示了,未來選出特首的選舉,性質上必然是一種「例外狀態」的產物,因為「愛國愛港」必然是無法由法律去定義的。選舉的法律法例,反要為這「確保」的工作而服務。

這可不是說,香港未來的特首選舉,會在國家頒佈什麼「緊急法令」、「動員勘亂」的狀況下發生。因為事實上,97年主權過渡前後的幾十年,在一直保持安穩平順的香港社會上空,實質上早已懸垂著一種「虛構的例外狀態」。俞正聲給這種「虛構的例外狀態」作了註解。他說:「若非由『愛國愛港』力量執政,香港就會成為顛覆大陸社會主義的陣地和橋頭堡。」

一如「恐怖主義」之於美國,香港的「顛覆基地」想像,儼然就是香港之於中國的「例外狀態」。

Recommended Citation

羅永生 (2013)。愛國愛港的常規與例外。文化研究@嶺南,35。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5/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