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原載明報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

自由黨去年底的一項針對領取失業綜援人士的電話調查,訪問了1200名市民。在回答「請問你認為香港濫用綜援的情是否嚴重?」這問題時,近四成受訪者(37.8%)選擇「十分嚴重」,另三成多選擇「嚴重」。然而,根據社會福利署發布的統計數字,截至2012年11月,本地的綜援個案共27萬宗,當中只有不足一成(9%)領取失業綜援,絕大部分的領取者是基於年老和健康等原因(註一);而自由黨的報告也指出,失業綜援開支只佔整體綜援開支的8%(註二)。如果「濫用」是指涉嫌欺詐,過去10年每年被檢舉並被判刑的個案,最多也不超過300宗,佔綜援個案總數不足0.1%(註三);倘「濫用」是自由黨所指的失業者企圖迴避「自力更生」,那麼就算所有領取失業綜援的人,真的都不願意重投就業市場(這自然並非實況),也僅是佔幾個百分點的案例。0.1%或幾個百分點,顯然難以支撐濫用綜援情嚴重的指控,更遑論情況「十分嚴重」。在沒有足夠實證基礎支持下,我們如何理解,竟仍有七成的受訪者認為香港濫用綜援的情況嚴重?暫且撇開問卷的設計和調查方法的可能局限,這種缺乏客觀證據支持的主觀意見,反映的恐怕並非是綜援戶的問題,而是「大眾」(或持主流中產價值觀者)對「小眾」(綜援戶)的懼怕和焦慮的情緒。

今年初,反對立法禁止歧視同性戀的教會高調地組織集會。據主辦單位宣稱,有數萬人參加。反對政府就性傾向歧視立法,甚至不同意啟動諮詢程序的觀點,其推論大致是:諮詢必會導致立法,立法後一定會出現「逆向歧視」,而且同志運動到時將會得寸進尺,要求同性婚姻甚至領養兒女,最終將導致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破裂甚至消失。然而,這種「邏輯推論」,也並非建立於可靠的實證基礎。已採用各種形式的立法禁止歧視同性戀,甚至接納同性婚姻多年的歐美地方,一夫一妻制仍然是家庭的主流模式,而所謂「逆向歧視」的案例,也只是鳳毛麟角。換句話說,擔心同志平權變為「小眾霸權」所根據的,依然並非是實證理性,而同樣是一種懼怕「小眾」(同性戀者)的焦慮情感。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13)。為何懼怕小眾? : 反綜援與反同志平權的情感政治。文化研究@嶺南,34。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4/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