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在討論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前,得先要對天水圍作地區性的介紹。天水圍原本只屬元朗西北部的一條圍村,有一大片魚塘。自九十年代起,香港政府開始發展新界北部地區,並將魚塘和農地等發展成以住宅為主的社區,形成一個新的衛星城市。

九七回歸過後,當時的行政長官董建華曾於施政報告中提及希望每年要興建八萬五千個單位的房屋政策,以回應當時人口增長的情況。房屋署為求達標,在天水圍原本的發展藍圖中,再增加七千個公共房屋單位。另外,原本參與「居者有其屋計劃」(即指由香港政府興建公營房屋並以廉價售予低收入市民,為收入不足以購買私人樓宇的市民,提供出租公屋以外的自置居所選擇)的居民大部分來自低收入家庭或新移民。

在數年間,天水圍人口突然密集起來,可是由於公共設施嚴重不足,再加上地區位置偏離市中心,天水圍彷彿是被香港孤立出來的邊陲部分。再加上天水圍當年發生了不少倫常慘劇和家庭糾紛,天恆邨又連續出現多次自殺跳樓事件,受傳媒大力渲染下,天水圍彷彿成了香港的一個「悲情城市」。

電影《天水圍的夜與霧》是以二零零四年轟動一時的天水圍「滅門慘案」為藍本,任達華於電影中飾演一位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中年男人李森,張靜初則飾演其第二任妻子曉玲,一位從內地來到香港的女性,二人連同一對女兒居住在天水圍天恆邨中。故事發生在兩個成長環境不同的人之間,最終以任達華殺死妻子和兩個孩子後自殺作結。導演借用法國導演亞倫‧雷奈(Alain Resnais)著名紀念納粹集中營的電影《夜與霧(Night and Fog)》為名,正是想表達現實殘酷及黑暗的一面。

在閱讀有關該電影之評論文獻時,發現此電影引伸的討論題目十分廣泛,包括家庭暴力、中港婚姻內存在的階級問題、性別及年齡等矛盾、社區鄰里關係隔漠,以及對社會部門(包括社工、警察、區議員等)的敷衍態度作出控訴等。有關此電影的討論,很多時也傾向從女主角的處境和遭遇出發,對於男主角,大多數只是會以「神經病」或「無人性」等負面評語以作批評,最後更傾向認為慘劇是由於李森的個人負面性格或精神失常問題而造成的。簡單來說,男主角的結果是「自討苦吃」,是「抵死」的。

當然,本人對於「女性應受尊重」、「家庭暴力零容忍」、「父母不應物化子女」這些信念十分認同,對女主角的遭遇感到遺憾、對男主角的最後行為感到齒冷。但在細看下,對於男主角為何會變成這樣、他正面對甚麼的環境、他的背景是怎樣等等問題卻較少人提及。擴大而視,「李森」這個角色,可能是代表一群「居於天水圍的基層男士」,他們正面對社會上不同的處境改變及壓迫。

高士柏(Lawrence Grossberg)曾說:「在文化研究裏,情景就是一切,而一切都是在情景中」。高士柏所關注的是當研究者在進行研究時,必須對所研究對象身處的情況,例如社會語境等作出審視。因為每一件事,每一個實踐,甚至文本,都不會脫離給它們構成意義的情境當中的力量而存在。這些情境不純粹是背景,而是提供某種可能性的狀況。因此本文希望可以透過從電影描繪男主角李森的生活狀況,再加上本人於天水圍三年作地區男士工作的經驗,嘗試為天水圍中年男士面對的生活處境作出關聯性的審視,期望能對該群基層男士有更多的理解與關懷。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宇豪 (2013)。從《天水圍的夜與霧》中看天水圍基層男性的無奈。文化研究@嶺南,3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3/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