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提起「那些年」三個字,相信香港觀眾絕對不會感到陌生,一部改篇自台灣年青作家九把刀(此乃筆名,本名為柯景騰)同名小說的電影作品──《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下簡稱為《那些年》),在二零一一年間以旋風式的姿態橫掃整個東南亞華語地區,甚至以六千一百八十五萬的票房成績,成為香港華語電影史上最賣座的電影。香港華語電影票房排行榜的榜首位置竟然讓給了一齣台灣電影,坊間自然有不少討論。不少影評及學術文章都會將電影與「懷舊」二字掛勾,但九把刀真的拍了一齣懷舊電影嗎?而在「那些年」的效應所推動下,港台兩地湧現了一系列的「『那些年』懷舊景點導賞團」,而「那些年」電影裏所用的道具,包括背包和校服等,又紛紛成為了兩地商人的熱賣「懷舊」商品,為何大家都把「那些年」等同「懷舊」呢?

另一方面,香港人為何會為一齣來自台灣的國語電影所著迷呢?電影上映期間,不少年青人都瘋狂地把電影的片段和對白上載於網路上,除了所謂的「懷舊」外,如果這齣電影引起了他們的一些「共鳴」,那到底又是甚麼「共鳴」呢?

本文嘗試透過探討《那些年》對港台兩地所造成的「懷舊」效應,分析現代社會對過去與歷史的觀感與及處理手法,並以華特.班雅明的歷史唯物論闡述九把刀如何透過《那些年》,將自己昔日所錯失的機會帶返今天的生活,重新實現那過往錯失了的機會,讓過去與現在重新連結於一起。

Recommended Citation

張雅琳 (2013)。香港人的「那些年」。文化研究@嶺南,3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3/iss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