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年初,資深劇場人何應豐的藝術工作室「何必。館」與「天邊外」劇團聯手策劃了一系列以探討青年起動和民間自主藝行(artivist)的講座及研討會,叫作《藝文化。生活觀二:我有我藝行!》,名字十分帥氣。我應邀出席了其中以「自由民間藝行的社會意義」為題的一場討論,其中一位講者是菜園村生活館「館長」李俊妮。在「反高鐵、護菜園」的運動當中,李俊妮出了不少力,後來她與村民熟絡了,現在過著所謂「半農半X」的生活。討論當中,有這麼一番話令我反覆思考:「作為社會運動員,現在社會有太多議題發生,大家都忙於作出反應,耗盡所有精力……有一個話劇,講述一位革命家,天生是反抗的材料,後來政權真的被反了,他竟然不知怎麼辦,因為他懂的只有反,卻不懂得建設。」

事隔半年,油麻地社區藝術組織「活化廳」倣效世界各國首腦的「定期吹水活動」,試著為亞洲不同藝術行動者建立交流,亦辦了一場會議,會議原本稱之為「東亞貧窮藝術家高峰會」,後來命名為「東亞諸眾峰會:『革命後之世界』」。以「革命後之世界」為主題,概念源自「素人之亂」的頭目松本哉的口頭禪:「讓我們先創造出革命之後的世界!」。

這次會議,邀請了不同地方的藝行策劃者出席,包括台灣的直走咖啡(以咖啡店作為醞釀社會運動的基地,又或營運咖啡店作為運動的實踐。)直走咖啡以共治的方式經營,並以盈餘籌辨活動,接連「消費──參與」的關係。咖啡店的營運團隊「rules」過去曾出版過刊物,參與帳篷劇製作,及至策劃諾努客(No-Nuke)文化行動團隊等,挑戰既定社會運動的想像及發展不同結盟的可能;武漢的「我們家」:青年自治實驗室,位於武漢一個因城市化而將消失的城郊村,於二零零八年秋由三位武漢居民成立,將一座私人住宅轉變成對外開放的半公共的自治空間,藉由橫向直接民主的企圖、日常生活的實踐和討論,以及與公共事件的連接與介入,嘗試探索與理解「共」以及其他替代性生活方式的可能性;南韓釜山的Indie Culture Network AGIT(下簡稱AGIT),一群致力推動在地獨立藝術創作與及對外交流的釜山藝術家/音樂人的藝術組織。二零零三年,他們把釜山一個廢棄的幼稚園活化成一個藝術家的自主空間,為藝術家提供免費的錄音室、樂隊練習室、工作室、表演場地,還有一個幾乎每晚有不同藝術家來喝酒的大廳。AGIT關心釜山在地獨立創作生態,如獨立音樂,街頭藝術,獨立電影以及各類型的街頭文化等等,他們亦不時策劃各類型展覽、音樂會、交流工作坊及藝術家駐場計劃等。與此同時,作為釜山的活躍分子,他們經常到各個抗爭現場,舉辦各類型的街頭音樂會,漸漸發展出釜山一片獨特的音樂生態;與及日本抗爭組織「素人之亂」,一個大本營在東京高圓寺的社群網絡。「素人」即業餘者又或指平凡人,「素人之亂」便即是「業餘搗蛋集團」。相對於一般政黨和工會的「專業」示威手法,「素人之亂」以最令人摸不著頭腦和不合章法的手段,引發別具想像的抗爭。「素人之亂」也是一群拒絕在大企業工作的年青人所組成的小店網絡,當中包括舊貨店、二手衣服店、酒吧、咖啡室、食堂,及至音樂會派對場地等,他們以小店的經營方式實踐自主生活的態度,成員更在日本各地不斷擴散中。

由於本人在釜山的AGIT待過一段時間,認識到這群在東亞最危險的人士,在他們來港的時候幫忙接待,也在高峰會當中當過回應人。這段期間,在課堂當中接觸到福柯理論,本文嘗試以福柯對規訓管治的分析方法,重新觀察「素人之亂」有趣的抗爭方式。

Recommended Citation

黃津珏 (2013)。亂來,也就管不了 : 試用福柯的管治分析看日本「素人之亂」。文化研究@嶺南,3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3/iss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