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持續超過四十年的冷戰終於進入尾聲,「蘇東波」席捲整個東歐。西方學者們開始提出「歷史的終結」或是「意識型態的終結」(The End of Ideology),認為人類的意識形態演變已經走到盡頭,西方式民主及自由觀念將帶領人類走向文明。毫無疑問,資本主義與民主政制的結合,令兩者同時達到全盛期,但興盛背後,種種衰落及消亡的現象漸漸呈現。自由主義者宣告全面勝利的同時,它的極限同時表露無遺。當法西斯主義及斯太林主義統統倒下,自由主義者面對裹足不前的人類發展,還可以用什麼借口開脫呢?對於種種不人道、不公義、政治消亡等社會現象,自由主義者還可以為人類提供什麼藍圖,或是肩負起怎樣的責任呢?

Recommended Citation

蔡啟明 (2013)。沒有認清敵人的政治。文化研究@嶺南,3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3/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