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零九年上映的印度電影《作死不離三兄弟》(下簡稱《作死》),自二零一一年九月在港上映以來,坊間一致好評,此電影上映至第十三周,票房已達一千九百萬;與此同時,《作死》在台灣也打破了上映時間最長紀錄;在中國內地方面,在此電影還未上映之前已在網絡上熱烈流傳,亦得到廣泛的正面評價。《作死》於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在內地正式公映,贏盡票房和口碑,上映一月累積計票房已達一千三百萬元人民幣。雖然印度及中、港、台三地在文化傳統和經濟發展上有一定差別,但均面對相似的教育體制問題。該片如此廣受歡迎,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該片在主題處理方面,成功接合了普遍的社會心理。

法蘭克福學派批評文化工業蒙蔽大眾,電影被稱為「夢工廠」,尤其常被指責為意識形態的生產機器。不過,幻想永遠是妥協而生的產物,論者簡·蓋恩斯(Jane Gaines)引述弗雷德里克·詹姆遜(Fredric Jameson)的說法指出,大眾文化必須先提供些東西才能蒙蔽我們,假如缺乏了烏托邦功能,意識形態只能製造短暫的欺騙。本文將嘗試討論《作死》的烏托邦想像,分析該片所接合的社會現實及其超越社會現實的幻想,然後借鑒呂克·博爾坦斯基(Luc Boltanski) 對「新資本主義精神」的說法,檢視這種幻想與資本主義精神轉換的關係,從而說明該片的意識形態功能。

Recommended Citation

杜振豪 (2012)。論《作死不離三兄弟》的烏托邦想像與意識形態。文化研究@嶺南,3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2/iss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