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我是小說家董啟章的忠實讀者,一直對他對事物的洞察力、博大無邊的學識和無窮無盡的想像力深感敬意。他的這些特質在其小說集《地圖集》中顯露無遺。在《地圖集》中,他以小說的形式和詮釋學的手法去解讀一張張和香港(他稱之作V城)有關的古地圖,文字貌甚為瘋狂,但內裏不乏深刻獨到的見解。從他的文字中,我看到了地圖和歷史之間,與及繪圖者和讀圖者之間互為表裏的關係。《地圖集》使我知道地圖這個範疇是「有文可寫」的,而一些無甚組織的問題亦驅使我開始閱讀其他有關地圖的論著。

及後在「文化研究中的歷史」的課堂中,馬國明老師把班雅明(Benjamin)的〈歷史概念名題〉列為課程讀物,此文之於我有如醍醐灌頂。班雅明的寫作模式對讀者來說(可能只是我吧!)一點也不友善,在讀〈歷史概念名題〉之前,我一直也無法進入班雅明的哲學世界。然而,透過閱讀這篇文章,我意識到那些在讀《地圖集》時出現的破碎問題,正隱若地召喚著我。於是我便決定以此為題,作為我的期終論文。本文的前半部分則是我在探索地圖、歷史、空間、時間和班雅明的哲學時的思想整理;後半部分所引用「領匯霸權地圖」一例則希望以實例貫穿並闡明前文的思路,並指出前半部理論上的討論是能轉化成改變社會的實質進路。

Recommended Citation

羅冠軒 (2012)。論班雅明式史觀和空間觀 : 並以領匯霸權地圖為例。文化研究@嶺南,3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2/iss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