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二零零八年美國有百年基業的雷曼兄弟控股公司倒閉,一石擊起千重浪,觸發了全球金融海嘯。如此世紀性的經濟災難,自詡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自然不能獨善其身。

在一連串骨牌效應下,股市樓市應聲下挫。正當「全民皆股」的熱烈氣氛正濃罩著香港,一眾大大小小投資者如夢初醒,乍然驚覺,除了問自己虧蝕了多少外,還要問自己到底在投資甚麼。其中幾萬名雷曼迷你債券投資者(或可直接稱為「雷曼苦主」)最具代表性,他們不但遊行示威,還要循法律途徑追討損失,便是要証明自己不知道在投資甚麼,這實在既荒謬又吊詭。

投資者指銀行銷售手法不當,誓要討回公道,問題由個別事件提升至大眾關注的社會事件,又由經濟問題提升至政治層次,銀行監管銷售人員不力,金融管理局監管銀行不力,政府監管監管機構不力……一層推一層的,到底誰該負責任?到底香港的銀行業在過去幾十年間的發展出了甚麼問題,導致這個結果出現?是經濟問題、管理問題,還是另有玄機?

本文的目的是透過香港銀行業過去半世紀的改變及發展路徑,探討資本主義在香港經濟運作所起的巨大威力,銀行服務作為一種近乎生活必需的服務,又如何被資本主義的本質所束縛,而資本主義在意識形態及實際運作上,又怎樣牽著銀行業的鼻子走?銀行業不但摒棄了本業,「創造」了層出不窮的衍生投資產品,其服務方向越來越遠離基層市民,甚至將升斗市民拒諸門外,結果令香港社會貧富懸殊的情況更趨兩極化,貧者與富者所受的不平等待遇更加表面化。

Recommended Citation

杜錦華 (2012)。由「勤儉是美德」到 「先使未來錢」,銀行業出了甚麼問題? 談資本主義的改朝換代。文化研究@嶺南,3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1/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