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今年九月,連續數晚有約十二萬人包圍香港政府總部,聲勢浩大。過往聲稱有數十萬人上街示威的遊行,只是「數十萬人次」,群眾並沒聚集起來,但今次卻成功地把市民大眾聚集起來,可惜的是集會於今年九月六日晚上宣告正式解散。事後,網民在網上對結束集會各抒己見,起了一場辯論之風,當中主要是「大會戰」(留守公民廣場)和「巷戰」(著重地區和學校工作)之辯。前者認為撤退等於瓦解了一場運動,後者認為集會難以無止境維持,而且現在已把責任推到學校身上,因此應把運動帶到社區。除此以外,當然也有各式罵戰,以及大量反駁論點等的出現。

這種具清晰短期目標的大規模佔領行動,大概是在香港首次舉辦,估計也是大部份人第一次參與。主辦者和參與者也是把其他遊行、集會以及舉辦活動的經驗「翻譯過來」,就成了當時的局面和結果。我也試試把自己舉辦活動以及對社會的認識「翻譯」一下,談一談我對是次佔領行動有何改善之處的看法。當然,我不希望在主辦者身上施加任何言論壓力,雖然主辦者身為此次運動的領袖,可是言論上的壓力似乎已令他們只能回應問題,而沒有力氣發表對集會的詳細思索。

這時候還說「改善」,因為筆者仍希望我們有下一次機會,相信當機會再來時,我們應該有本事可以做得更好,走得更遠。我的看法是:如果再有這種規模的集會,公民廣場(下簡稱廣場)可以由一場嘉年華式集會,進化成「公民動員集會」。

這當中有甚麼分別呢?

Recommended Citation

蕭俊傑 (2012)。建議公民廣場 : 由「嘉年華」進化成「公民動員集會」。文化研究@嶺南,3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1/iss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