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八十年代初,我家住在九龍。但因小時候由姨母照顧,所以有數年時間住在她家,她住在沙田大圍的公共屋邨。沙田與大多數香港新市鎮的發展方式相似,都是先由政府發展基礎交通網絡,再建設大型的公共屋邨及「居者有其屋」,待人口逐漸增多及交通設施日漸完善後,才有地產商興建的私人屋苑落成,這樣地產商才能有效地提高樓價。這種發展模式在殖民地時代至今已被不斷複製,令香港新市鎮的發展面貌越趨相同。如今我雖已不在大圍居住,但我任教的中學卻在此地,大圍仍是我每天必到的地方,是我日常生活的重要一部分,我對它有著一份特別的感情。這份感情一部分源於朝夕相對,更重要的是它有一種香港其他新市鎮較難找到的東西,那就是富有生氣的街道文化,它令我感受到「大圍人」的日常生活和庶民風采。可惜的是,這種文化在政府及大型地產商對大圍的再規劃下,正日漸被蠶食,可預期大圍可能成為另一次權貴與庶民間空間(space)鬥爭的角力場。

Recommended Citation

劉孔維 (2012)。兩個大圍 : 庶民與權貴的空間角力場。文化研究@嶺南,3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1/iss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