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在西九文化區(下稱西九)的諮詢會中強調,當局會以「軟硬兼施,硬件、軟件並行」推行這被認為香港近年最重要的文化項目。他亦提到要從文化藝術教育、表演內容以及觀眾群的「容量建構」(Capacity Building)三方面著手,當中所涉及的教育範疇,被解釋為「對年輕人進行文化教育,亦對成年人培養欣賞鑑析能力。」

自回歸十多年以來,政府受過不少挫折,現在終於有一套比較接近現實的思考模式。然而,「軟件」的開發過程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亦預料到會困難重重,但至今政府仍未有較清晰具體的實行方針,難免令人憂慮。從始至今,推行西九是為了把後殖民的香港進一步建構為具有全球化視野的世界級都會,以延續東方之珠的經濟神話。一九九五年才成立的香港藝術發展局(Hong Kong Arts Development Council, ADC)亦以推動香港成為「亞洲的文化重鎮」,成為「藝術人才匯聚之都」為願景和使命。但事實上,政府一開始已令西九陷入藝術「軟硬件」的國際性迷思之中,政府一廂情願地期望藉著濃烈西方意識的藝術內容和設施,能把香港的國際地位延續及提升,這觀點由上而下,有意無意間忽略了市民真正的文化需要。西九最初單一招標,務求「提高行政效率」的手法和地產比例過多的現象更是惹人詬病。由管治階層到社會各界別,十年的反覆爭辯多傾重於討論應當怎樣分割或是挪用本已稀有的土地及文化資源。整個社會皆進入社會權力爭鬥的泥沼之中,仍有很多根本性的問題甚少被社會廣泛地認真討論。在打造所謂「亞洲文化大都會」之前,或許人們應該思考究竟人和藝術文化的關係是什麼?藝術文化在資本主義的香港有甚麼意義?甚麼是我們的藝術?香港這城市究竟需要甚麼類型的藝術──東方、西方還是本土?應在甚麼社會層面(如小社區)發展保育文化藝術?在教育系統中應當怎樣把藝術通過教育過程而有效傳遞文化涵意?學生應該在學校和現實社會中學習和了解甚麼樣的藝術?還有的是,我們是否需要花巨額公帑打造一個文化區?

Recommended Citation

孫樂川 (2012)。香港文化藝術的「他者」身份的再現。文化研究@嶺南,3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0/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