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近年公共空間事件在香港鬧得沸沸騰騰,可謂罊竹難書。首先是從二零零六年天星碼頭與皇后碼頭的保育抗爭事件開始,到後來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出現的行為藝術、戲團「好戲量」進駐旺角鬧市舉辦的活動、興建西九文化區以及拆卸菜園村事件等,使社會大眾對公共空間的定義從一無所知變成現在的眾說紛紜。

根據迪雪圖(Michel de Certeau)的觀點,公共空間是一個開放,以及讓公眾予以創造和改變的地方,而所謂公共空間(public space),是每一位市民都有權享用,留下其獨一無二足跡的地方,每一位市民都可以改變其使用方法,此所謂之公共空間。而使用公共空間的群體則以信念,或意識取向來造就習慣而形成的。因此,公共空間的意義必須由群體所賦予,而且公共空間還與空間使用者的價值觀息息相關。由此可見,稱得上公共空間的地方,它必定包括了權力改變與人民創造,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消閒場所又有多少能夠成為真正屬於香港人的公共空間呢?

Recommended Citation

禢綺韻 (2012)。消閒記憶與港人文化身份。文化研究@嶺南,3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0/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