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三十期 (2012) : 國民教育以外的身份認同

前言

第三十期
圖片取自東方互動ON.CC 2011年12月29日

香港特區政府推行「國民教育」政策,可謂劣評如潮。中學生們對此政策極為反感,學生團體自發組織了「學民思潮」,連日四出抗議,指摘「國民教育」實為「洗腦教育」。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逾九萬人上街遊行抗議,要求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獨立成科的安排,當天還有很多市民是帶同子女一同參與的。雖然反對之聲充斥著整個社會,但新任特首梁振英至今仍然堅持按原有計劃進行。

特區政府推行「國民教育」是一項政治工程,無非是為了取悅北京的中央政府,旨在解決「香港回歸,人心未回歸」的問題。不過,所謂「人心未回歸」的問題實似是而非,因為事實上並沒有甚麼「香港回歸」,只可說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或是中國政府收回香港主權。由此可見,「香港回歸,人心未回歸」根本就不是問題,因為所謂「香港回歸」只是中國大陸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上根本就沒有「回歸」這回事。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當中國和英國談判關於香港的前途問題時,中國一方面不斷強調香港前途問題是屬於中國和英國之間的問題,因此應該是由中國和英國雙方面從外交談判來解決的。中國又強調沒有任何人能代表香港,還十分生動地說有關香港的前途問題不能有「三腳」,即需要由中國、英國、香港三方面共同商議。在整個關於香港前途問題的談判過程裡,香港只是擔任旁觀者的角色,但談判的內容恰好就是關於香港本身。這一段並不是年代久遠的歷史現在已絕少有人提及,但這一段歷史充份說明香港人的身份一直不被中國大陸所接納。

另一方面,香港人身份的意識即使在一九九七年之後仍是有增無減,即使特區政府也會在有意無意之間作一些舉動來加強香港人身份的意識,例子可謂俯拾皆是,例如梁錦松出任財政司司長期間,以歌曲《獅子山下》的歌詞勉勵香港市民積極面對經濟不景,香港社會隨即引起一陣憶苦思甜的情懷,因為《獅子山下》說的正是香港脫離中國歷史軌跡的歲月,亦即是代表香港人的身份有其獨特之處。其後特區政府無視民間要求保育天星碼頭的呼聲,拆掉大多數香港市民擁有深厚回憶的天星碼頭,引發一場不大不小的本土意識運動,這又再加強了香港人身份的意識。此外,數年前北京政府送了一份「厚禮」給香港,那就是放寬國內省市居民到香港旅遊的限制(即所謂自由行)。雖然大量國內民眾到香港旅遊有利香港經濟,但亦突顯了香港人與國內民眾的文化差異,間接加強香港人身份的意識。

或許由於特區政府以至北京當局眼見香港人身份的意識於一九九七年後仍有增無減,於是希望能藉著推行「國民教育」改變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有關「國民教育」的構想本身已存在著很多問題,但對香港人來說,最重要的問題是要保存這值得珍而重之的香港人身份意識,尤其是因為這身份曾經被香港現時的宗主國無情地踐踏。無論是歌曲《獅子山下》或是「天星碼頭」,代表的都是香港脫離中國歷史軌跡的歲月,香港市民艱苦奮鬥的日子。踐踏香港人身份的意識也是否定香港市民昔日艱苦奮鬥的時光,這是絕對不合理的。因此,特區政府強制推行「國民教育」實屬本末倒置。當香港人的身份仍屬不確定的時候,特區政府應該首先帶領港人確定香港人的身份。雖然香港於一九九七年後經歷了四屆特區政府,但每一屆政府都是由北京當局欽點的,因此才能有強行推行「國民教育」的舉措。事實上,「國民教育」以外的身份才是當務之急,這亦是今期三篇主題文章所探討的課題。

專題文章 Features

PDF

香港足球與香港精神
Shu CHEN (陳述)

文化評論 Criticisms

關鍵詞彙 Key Concepts

PDF

香港迪士尼樂園
Weiguang WU (吳偉光)

人物專訪 Inter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