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uthors

Abstract

當代檢視並揭露西方歷史中,「暴力」、「法律」、「真理」及「正義」之間的權力關係,最著名的作品,應是傅柯(Foucault)的《規訓與懲罰》(Discipline_and_Punish)。此書一開始以一七五七年三月二日,達米安(Damiens)謀刺國王事件,被判處在巴黎教堂大門前公開認罪的各種殘暴酷刑為例,來說明君主如何以法律暴力來鞏固其君權:「他(達米安)將『乘坐囚車,身穿襯衫,手持兩磅重的蠟炬』,『被送到格列夫廣場(the_Place_de_Greve)。那裏架起行刑臺,用燒紅的鐵鉗撕開他的胸膛和四肢的肉,用硫磺燒他持著弒君凶器的右手,將溶化的鉛、沸滾的松香、蠟和硫磺澆入撕裂的傷口,然後用四馬分肢,再焚屍揚灰』」(Discipline_3)。傅柯也引用《阿姆斯特丹報》對此酷刑的描述:「最後,他被肢解為四部分。這道刑花了很長時間,因為役馬不習慣硬拽,於是改用六匹馬代替四匹馬。但是仍然不行,於是鞭打役馬,以便拉斷他的大腿、撕裂筋肉、扯斷關節……」(Discipline_3)。血淋淋的暴力歷史描述,驚世駭俗,令習慣於人權思想與民主法制的現代人難以想像。但是這些殘暴酷刑的暴力均是被法律所允許的,並且擁有當時民眾所相信及接受的「真理」(例如君權神授)加以背書。因此,傅柯進一步指出,「真理及權力關係始終是一切懲罰機制的核心」(Discipline_55),「暴力」變成在歷史上任何主政者展示其「真理」的神聖儀式與維繫其「權力」的必要手段。

Recommended Citation

賴俊雄 (2007)。傅柯的《規訓與懲罰》。文化研究@嶺南,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3/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