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2009年12月18日立法會財委會表決廣深港高速鐵路工程撥款的當晚,影行者於Youtube貼出的一段名為《1218反高鐵戰訊──這天早上,在菜園村...》的短片,並介紹道:「今日叫做小勝一場,暫時叫停,立法會外大家都在新聞見到了,反而想同大家分享:這天早上,在菜園村的點滴…不要忘記了,抗爭的根源…」,影片裡可見菜園村村民當天出發到立法會前,在家料理農田、採菜、煮早飯,一派生活日常。朱凱迪當天於立法會外的集會站台時就喊出了:「這不單是民主運動,這是新生活運動!我們就是要尋找我們的新生活!」他於12月7日在獨立媒體發表的文章也提到他所說的這種新生活:「藉着反高鐵運動,青年終於有機會將自己對香港發展的想望講個清楚明白:669億公帑要點使?香港最逼切的社會問題是甚麼?青年愛菜園村,因為那裏展現了『新』生活的可能;反高鐵,因為高鐵象徵着霸道、壟斷、單一、惹人討厭的富豪消費空間的進一步擴張。」正如馬國明於《有待相認的香港故事:保衛天星、皇后碼頭的歷史意義》一文中指出,保衛「天星、皇后」行動於2006、2007年出現時,香港的整個政治階層及主流媒體,均未能理解這兩場社會運動關注「香港的歷史、身分和解殖問題」的涵意,有關高鐵興建,由議會到媒體的討論,也集中在經濟發展形勢、中港融合、收地賠償等問題上,對於參與運動的菜園村村民及市民對合理的、自主的生活方式的重視、以及體現於生活方式的價值觀,卻完全忽視。縱然以青年為主的很多市民,一次又一次以包括遊行、音樂會、網上短片、去菜園村過中秋、菜園村千人合照、給民主黨送燒乳鴿、於鐵路站貼貼紙、環繞立法會苦行等等層出不窮的方式,訴說他們反對高鐵興建方案的理由,而11月29日的遊行及12月18日的包圍立法會行動,均有數以千計的市民參與。然而,活動後,從主流媒體所見,仍然沒有把討論焦點放於高鐵對受牽涉市民生活的影響上,官員及媒體似乎也未能明白(又或不理會),生活方式/空間,以及自主選擇生活方式/空間的權利,已成為這場運動的核心議題之一。

Recommended Citation

高玉娟 (2012)。介乎荔枝角與中環的社會參與 : my little airport的嬉戲與批判。文化研究@嶺南,2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9/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