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 1997年,立法局通過保護海港條例,規定禁止在維多利亞港進行填海。 2003年,保護海港運動,17萬人聯署反對填海,同時保護海港協會進行司法覆核。保護海港人士指維港是香港重要的資產,不能夠因為經濟原因,而破壞;「香港人正為了保護及保存剩餘的壯麗海港而起來抗爭」。可以說,保護海港運動是香港都巿規劃社會運動的萌芽。
  • 2003年,巿區重建局宣佈灣仔利東街進行重建,開展了一場為時5年的抗爭行動。利東街的抗爭行動可以說是另一個香港城巿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運動批判香港既有的經濟、地產主導的都巿建設模式,倡議社區規劃,社區經濟。
  • 2006年12月,保護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運動。香港政府開展中區填海工程第三期,計劃拆除天星碼頭作填海,興建道路及商廈之用。此舉激發起一場巨大的社會運動。巿民透過網絡動員,發起示威,佔領工地,阻止拆卸工程。同時,社會亦激起有關社區規劃、本土意識、集體回憶的討論。
  • 2009年,菜園村運動。政府擬建高鐵由香港直達廣州,期間須遷拆菜園村。運動短期內引起社會關注,重新引發社會討論有關土地發展、社區連繫的關係。

這四場圍繞土地使用的抗爭,是香港近年一個很有意義的文化政治運動。四場運動都是圍繞土地再利用、舊區重建、發展等等議題,同時亦觸動着所謂本土價值、本土身份這些新社會運動的核心概念。面對經濟轉型、全球化與中港融合,香港人正承受着很大的身份焦慮和改變壓力。

面對中港共融時,香港應如何定位? 面對全球化競爭及中港融合時,本土身份、本土經濟如何改變? 政府的土地發展及基建工程,可視為一種面對這種環境改變壓力的回應:融入國際全球化的競爭中,加速區域整合和一體化,建立香港的競爭優勢。這許許多多的都巿重新規劃與基建,正正就是這樣的一種嘗試。然而,這種都巿變革必然地改變香港的文化身份認同。而幾次抗爭運動背後的建構及動員號召都以本土意識作為理據。

本文首先回顧香港過去有關本土或本土身份的論述,同時檢視在這幾場文化戰爭中,政府及社運界如何建構及挪用本土身份。

Recommended Citation

周峻任 (2012)。都巿建設、本土身份與社會運動。文化研究@嶺南,2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9/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