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六十年代是一個文化顛覆的解放年代,也是一個充滿革命抗爭、迷幻狂傲、與及充滿各式各樣社會實驗的戰後世代。越南戰爭的爆發、古巴紅色革命、甘乃迺遇弒、法 國左翼學生運動及中國文化革命等大潮令這世代注入無窮血腥和不盡變幻。戰後世界的各樣極化的意識形態充斥各生活層面,文化、政治版圖分離整合,變化頻繁。 在冷戰形成的二元對立的大格局下,世界學術思潮起伏,意識型態的差異令歐洲、北美、亞非拉各國皆陷入前所未有的文化政治軍事動盪。在藝術世界的領域中,視 覺實驗亦從以探索求新為指導思想的「現代主義」 (Modernism) 逐漸過渡轉化到多極多元的「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m)。藝術的表達形式變得更複雜、更折衷、更虛無。由於在歷史線上現代和後現代思想的彼此重叠和互補,六十年代出現的各種美學形式和概念亦成為這思路重叠的衝突熱點,似難以正式歸類,其意識分界線也十分模糊不確。在眾多論述中,不少的藝術理論家以後現代具自由多面性的特徵來了解當時的改革派系如波普藝術和低限主義。然而,從二十世紀以來的現代藝術脈絡搜尋中,六十年代深具冒險激進的藝術觀有着跟現代主義追求理性進步的藝術發展過程有相似又難以分割的扣連。當中的創作形式和意符似更接近現代主義藝術晚期極化的再現手法(representation)。其後現代性的爭議也變得模糊不清。本文將透過檢視現代跟後現代主義於藝術思潮的差異性,嘗試探討六十年代藝術運動的晚期現代主義 (Late Modernism) 特質、其形態、發展及文化脈絡。

Recommended Citation

孫樂川 (2012)。論六十年代西方藝術的晚期現代性 : 由分析立體主義到觀念藝術。文化研究@嶺南,2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8/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