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記憶中的荷里活道

Abstract

班雅明提出,歷史學科(History as a subject)的出現令歷史成為科學般可以客觀描述,但其實這將歷史當成學科的做法,會被有權力的人挪用;因為誰有權力,誰就可以替歷史選材,也可聲稱以理性去評論因果或解釋過去的事件。以這種高舉理性的方法去看待歷史,令人容易將歷史變成在時鐘上運作的空洞同質時間(Homogeneous Empty Time),即歷史只是時間上已經過去的事,沒法可以追回;班雅明強調,歷史之所以是歷史,是因為我們能夠在浪去浪來的潮中,把時間或某個時刻攔截下來,然後再細看這個時刻向我們訴說的故事,以便我們再去認清他們對我們現在的意義。我們每個人也有這種微弱的救贖力量(Messianic Power),能夠從過去的事物中重新發掘那些錯失的機會或未兌現的承諾。這樣,歷史便不會只是空洞同質,而是可以被認領及對現在有所啟發。

我一直很喜歡看有關香港的歷史書,因為以為從中可以更了解我的香港,我的家。然而對於馬老師在堂上對歷史學科的批評,我也確實反省了不少。既然歷史學科上的對事情的描述只是空洞同質,何不對自己親身經歷的過去作一個反思,希望能為現在的我作一種啟發;而且在探索自己記憶的同時,也希望能夠為自己發掘更多的可能和空間。

Recommended Citation

譚家敏 (2012)。記憶中的荷里活道。文化研究@嶺南,2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7/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