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香港近日環繞著內地「雙非」孕婦,從而引爆了一股疑真似假的族群仇恨。隨著政府進一步收緊「雙非」孕婦登記及入境,公開「罵蝗」的人可能少了,但不少人卻會有一種實用主義的感覺:族群政治真是個好東西,逼令政府「做事」。我記得,網上還有人說,中外歷史有不少以族群矛盾來搞政治的例子,包括人稱國父的孫中山,也是打著反滿、排滿旗號,成就了辛亥革命與中華民國,以及「中華民族」。

這種說法是拿來主義,實用兼犬儒:只要有用,為甚麼不用?歷史不是已證明了嗎?這種想法,是對去年剛慶祝一百周年的辛亥革命的嘲諷,我們其實對中國現代歷史毫無反省,尤其是當中的「種族/國族」暴力。

高全喜教授去年出版的《立憲時刻:論《清帝遜位詔書》》,從制憲角度提出了有別於革命派的歷史觀,指出了「被遺忘了」的立憲派進路。這種「遺忘」,在我們的日常國族想像中可見一斑。我們通常覺得,中國的共和建國是由1911 年的10 月10 日武昌起義算起,可是,我們卻忘記了翌年的2 月12 日宣統皇帝退位,其實才是民國的開端。

Recommended Citation

葉蔭聰 (2012)。轉化種族/國族暴力:評《立憲時刻:論清帝遜位詔書》。文化研究@嶺南,2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7/iss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