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商台以贊助形式售賣凌晨時段予前身是左派但目前已是建制派政黨的民建聯,令社會輿論燃起對六七暴動這段忌諱過去的關注,有人批評商台為了利益,出賣言論自由,愧對六七暴動期間被指遭當時左派燒死的商台主持林彬;民建聯反駁林彬之死,指其當時死於社會暴亂,立即被轟篡改歷史,隱瞞殺人史實。社會輿論你來我往,昭示德國猶太裔理論家班雅明的閃爍睿智,這也許就是班雅明所指的「那片在危急關頭裡突然燃亮起來的回憶」,也或如班雅明所言,當下危機掩至,傳統內容即涉及六七暴動以及當下的接受者,均存在隨時淪為統治者工具的危險。

班雅明認為,要抗拒這組威脅,不是要認出過去的本來面目,還原六七暴動真相,而是要當下這個世代將分崩離析的過去和自己重新扣連起來,找出切身利益所在,認出被壓迫者未了心願、錯失的機會以及幻滅的希望,然後和這組東西相認,這樣才可得到救贖,全盤接受過去,也在毫無忌諱下,引述過去每一寸光陰事蹟。

為甚麼是被壓迫者?因為他們才是歷史知識的泉源,班雅明說:「人或是全人類都不是歷史知識的泉源,只有鬥爭中的被壓迫者才是。」(馬國明,2009,第30頁)「他指出,歴史的意義不在於過去發生了若干和甚麼事件,而是現在這一刻能夠容納多少過去的映像。 」(馬國明,2009,第31頁) 班雅明所指的救贖,是全人類的救贖,是大家也可以在毫無忌諱下,引述過去每一寸光陰事蹟。在今次商台事件中,商台溫溫吞吞,態度推搪,暗示不知民建聯是政黨,顧忌非常;民建聯當然也不能引述過去每一寸光陰,林彬被殺,只能說是社會暴亂所為,絕口不提當年本地左派受內地文革影響而發動暴動;然而,在事件中可以說受到間接壓迫的商台主持潘小濤,又或是作為社會進步代表抵抗這組壓迫的社民連,他們敢於批評商台以及民建聯私分公器,捍衞香港言論自由,勇氣非常,令人佩服。然而,他們援引林彬被殺以及其延伸的暴力血腥,又可引述過去每一寸光陰事蹟?又是否有些東西沒得到同樣處理?這或許與他們站在反共而非更廣大的被壓迫者的位置,來和這組過去相認有關。

本文嘗試從商台今次事件中,以班雅明的歷史觀點,觀照民建聯等對過去的辨認與相認,從而檢視六七暴動的回憶政治,以及和香港「保持現狀」(後)殖民論述的關係。

Recommended Citation

盧燕儀 (2012)。六七暴動的相認不相認。文化研究@嶺南,2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7/iss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