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香港教育界有一個見怪不怪的現象 - 家長們努力幫子女由爭入名校幼稚園以至爭入名牌大學。每逢升小一、升中一的日子,家長的「指定動作」包括通宵在名校門口排隊交申請表、孟母三遷、受浸、受洗加入教會、努力「裝備」子女,如報讀「面 試班」、學習二十八般武藝、讓子女琴棋書畫樣樣精。按報導,『家長望子成龍,費盡心思;小一自行收生昨展開,有中產家長為助年幼子女躋身名校,月花近2萬元,安排專人教導11種技能,又聘請兩名家傭「一對一」照顧愛兒』。

香港人在電視上也看慣了這些的面,成功進駐名校的,家長歡呼;敗者,當着子女面前如「哭喪」似的……無他,在香港教育制度下,只有十八個百分比的人可以入讀大學,在社會「論出身」、「論行頭」,凡事細微細眼地把人「量度」之下的大氣候,家長承受一定的壓力。在家長眼中,讓子女入名校,無非盼望他們有「出人頭地」的一日。

在這如斯「理所當然」的社會大氣候下,有關「名校」的話題既不新鮮,又似乎沒有什麼爭議的空間。可是,蘆葦的「名校教了我什麼—女校生的反思」一文卻讓個話題泛起漣漪。明報編輯部在一星期後回應,指自文章在報章上發表後,「在網絡世界引來了巨大迴響,無數likes/dislikes」,還將此專欄定為:回應名校女生,並歡迎讀者來稿,已連續三星期有「續集」,分別是可名的〈名校又教了我什麼?〉;洪磬的〈「被名校」的香港教育〉,陶囍的〈另一些名校〉﹔及莊曉陽的〈我的老師:男拔今日只有富貴餐〉。這個題材能引起廣泛迴響,是因為作者說了一些離經背道、引人注意的言論嗎?究竟這個百年老題為什麼還引來爭論呢?而五位作者討論「名校」生「身份」時所持的觀念是什麼? 而這是純粹教育的議題嗎?

為此,本文撮要了蘆葦一文的討論,以便讓讀者能明白事件的來龍去脈,並會運用「認同政治」的理論來分析事件,以藉此解構名校生的身份認同問題。文章亦從教育的角度分析入讀名校是否能提高學生的自信等。最後的結論並不在於着眼 於名校的是與非,而是要帶出為孩子選擇合適學校的重要性。

Recommended Citation

莫安妮 (2011)。還看得失 : 「名校生」身份認同。文化研究@嶺南,25。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5/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