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在一遍令人憂心忡忡的日本核事故新聞中,內地同胞與香港民眾搶購食鹽的畫面成為專家學者訕笑譏諷的趣聞。面露不悅的局長公開呼籲市民要運用常識理性,媒體更急急招來精神科醫生,替大舉高價搶鹽的尋常百姓做遙距診斷,很不幸,我們都患上了集體焦慮。似乎,在政府和醫生眼下,搶鹽不是知識貧乏、欠缺常識,就是精神失常的初期病徵。無論是搶鹽、碘酒塗身,還是沖泡綠茶都跟這個事事講求科學實證的「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然而,那些每天不由自主地來回瀏覽即時新聞,以及大量閱讀和在面書爭相轉載核能科普讀物的群眾,並不見得比搶鹽的師奶和長者顯得更加理性。搶鹽只是眾多應對風險的手段之一,它不是反現代的行為,而是晚期現代社會的普遍特徵。可以說,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爆炸,不單令我們暴露於核輻射污染的威脅,也同時暴露了我們正身處社會學家筆下的風險社會(risk society)。

Recommended Citation

曹文傑 (2011)。又如何解讀「盲搶鹽」?。文化研究@嶺南,23。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3/iss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