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失明這個主題,在通常的文化政治討論裡,相較於支體殘障或性別差異,似乎總難以勾勒一套清晰的政治論述。儘管自啟蒙主義起,西方哲學討論從不乏援引失明的經驗,但從這些哲學傳統所衍生的視覺文化批判理論,正如著名的理論史研究學者Martin Jay的說法,往往只以批判封閉的視覺中心主義為務,並提倡一種攤分多異感官經驗的後現代美學,作為激進政治的唯一出路。那麼,對於所有呈現失明經驗的視覺文本,都只能是視覺中心霸權的統治手段,這個假設確是不無道理,對一個全失明的人來說,任何視覺文本都應該在本質上沒有可能忠實地呈現他自身的生活經驗,但是除了在徹底否定視覺文本的寫實性之外,失明,作為一種隱喻,我們如可以從流行文化文本中,提出更深刻對於身份政治的討論呢?

Recommended Citation

盧勁馳 (2010)。失明隱喻作為一種情感政治 : 從韋家輝《再生號》中的失明形象說起。文化研究@嶺南,2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1/iss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