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陳健民於他一系列有關威瑪文化的文章中借威瑪文化警惕要小心青年人走向「民粹的主義的胡同」,但陳健民用「民粹主義」一詞的時候沒有就這詞作多大陳述,於〈不安世代與威瑪文化〉中「民粹」沒有得到進一步的展述,只是被視為摧毀民主的可能性(問題是這種浮躁不安的民氣,可以成為改革的動力,亦可以成為反理性和摧民主的力量,關鍵是不要讓她走上民粹甚至基要主義的道路。)

於回應馬國明的文章中,陳健民把「民粹」作為納粹的代名詞。然而陳的「民粹」所指為何還是含糊不清,因此,黃國鉅對陳健民的商榷就有以下的一段:

「號稱爭取民主的人,不應該喜歡的時候就說為人民爭取,提出擴大區議會方案的時候就說要信任選民,不喜歡的時候就動輒把訴諸群眾的行動打為『民粹主義』,而不去考究所謂『民粹主義』的基本定義。本來歷史是開放給我們詮釋的,借古鑒今,引發討論,也是好事,但如果錯用歷史,抹黑了我們這些可愛的年輕人,實在是罪過也。」

公平一點說,陳的文章並不是要探討什麼是民粹主義,因此於這一方面沒有什麼篇幅也是合理的,但合理不意味不必深究,於今天的香港,「民粹主義」一詞實在有點太「顧名思義」,幾乎成了攻擊群眾運動的萬靈丹,因此,澄清什麼是民粹主義也算是還群眾運動一個公道 讓群眾運動不受這種莫名其妙的攻擊。

Recommended Citation

彭澤生 (2010)。於今天的香港討論民粹主義。文化研究@嶺南,2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1/iss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