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除了六四紀念集會之外,今年一月十六日立法會外的反高鐵運動,集會群眾亦唱了多首Beyond的歌,包括《長城》、《海濶天空》、《光輝歲月》、《喜歡你》、《真的愛你》、《Amani》等等 。此外,五區公投的造勢晚會及公役運動宣傳片,也分別大合唱《海濶天空》及採用其為背景音樂。社會運動和政治動員一次又一次用上了Beyond的音樂,自然不會是巧合,但Beyond寫這些歌時,亦顯然並非為社會運動而寫的。Beyond也解散好幾年了,他們最受歡迎的時代更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而縱在他們最受歡迎的年代,他們的流行程度距離當時最當紅的歌手如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等仍非常遠。那麼,為什麼經過了這些年,社運仍要唱他們的歌?為甚麼不唱其他更流行的歌手的歌?為甚麼香港市民用這方式來再呈現Beyond呢?以往對Beyond的研究或分析一直不多,主要是歌詞文本討論、回憶分享、放諸樂隊文化脈絡(尤其八、九十年代的樂隊風潮)之中作介紹或討論、又或是流水帳式的樂隊大事回顧等。本文則將嘗試由聽眾的經驗出發討論:聽眾由其主觀角度出發去感受和理解Beyond及其音樂,聽眾從樂隊及其音樂接收訊息時,同時亦參與創造那些訊息的意義(make meaning),而中介(mediation)也在這訊息的傳遞、詮釋的過程中產生一定作用。

本文除了以本人作為Beyond樂迷多年的經驗及理解為參考外,亦於今年六月初至六月中訪問了十二位人士,嘗試從其他角度理解聽眾經驗。這十二位朋友年齡由二十二歲至四十四歲,六位男士,六位女士,其中五位自認為是Beyond樂迷(fan),四位認為他們挺喜歡Beyond的歌,也有買幾張他們的唱片,但不算樂迷;另外三位則表示不是樂迷,對Beyond的認識主要來自媒體、家人或朋友。

Recommended Citation

高玉娟 (2010)。社會運動為甚麼要唱Beyond的歌? : Beyond所體現的搖滾原真性及社群力量。文化研究@嶺南,2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1/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