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語言的秩序與戰爭

Abstract

最近香港醫學界把「老人癡呆症」改名為「腦退化症」。雖然改了名,日後大眾還是會繼續使用舊名。即使醫學界成功令我們戒掉使用舊名,使大眾知道大部分患者並不癡呆,神志清醒,但只要一旦人們說出「老人癡呆症」一詞,聽者還是會知道所指為何。命名(names),似乎有幾分頑固,學術點來說,就是「剛性」(rigidity)。

命名的剛性,是1980 年代以來的一個爭論點。爭論的起點,始自美國哲學家克里普克,他嘗試釐清專有名稱(proper name)的性質。他反對描述論(descriptivism)的觀點,描述論者認為,名稱之所以指涉某特定物,是由一定的描述性特質(descriptiveproperties)所限定的。例如, 「曾蔭權」,包含了眾多特質, 如「2010 年時的香港特首」、「他是由選舉委員會選出來的」。然而,克里普克卻指出,即使「曾蔭權」沒有當上特首,又或者他不是選委會選出來的,而是由北京政府欽點的, 「曾蔭權」三字還是必然指涉那個人。這種必然性來自命名,就好像宗教受洗一樣( 他稱之為「primalbaptism」),亦即他所說的「剛性指示詞」(rigid designator)。

克里普克的推論,在分析哲學及語言哲學方面引起極多爭議,因為,描述論一直是不少分析哲學家的假設,例如著名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不過, 克里普克的想法,同時在80 年代以後的政治修辭及意識形態分析上有很大刺激作用,這更值得我們這些非哲學本行的公眾關心。

Recommended Citation

葉蔭聰 (2010)。語言的秩序與戰爭。文化研究@嶺南,2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1/iss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