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在不少家長和教育工作者的眼中,年輕人都令人很頭痛,隨著吸毒、自殺等數字年輕化,頭痛的對象也越來越年少。暢銷書《港孩》很厲害,為高小至初中的學生歸納十大特徵,五大類型,大概指的是他們不懂自理、沒有責任心、不進取、沒受過苦楚、吃不了苦、十分功利。雖然原作指的是高小至初中的學生,不過各界也一直把同類批評放諸中學生、大學生甚至初出茅廬工作的年輕人。既然對兒童、少年、青年的訓示同出一徹至此,大概以往「青少年」這帶有規訓色彩字眼,要更準繩的說成是「青少童」。

青少年論述發展多年仍是見樹不見林,只建基在家長、教育工作者、社工、僱主的生活觀察,以及過份籠統的社會常識,例如把不懂自理訴諸社會物質豐裕,甚至借心理學的犯罪論述和病態論述,每當提及青少童,都指向某種犯罪或病態的遠因,或防止犯罪或病態的正面樣版。

最令人傷神的是,為何青少年的規訓論述可以如此粗疏﹖即超過百萬人口共有同樣特質﹖如此簡單的性格定型,很大程度是針對「青少童」對社會的個人適應力(self-adequacy)。但據個人觀察,這種論述單純服膺社會功能的意味或實際作用,遠遠趕不上論述強化的心理狀態那麼突出,例如總是超越時空地比較回憶中的自己和當下的「青少童」。可是提到教育「青少童」,便十分虎頭蛇尾,「鷹派式」的回應是「不要過份呵護」,「鴿派式」強調要溝通。是否這種聚焦於個人適應力(self-adequacy) 的比較,才令人津津有味﹖為何會有這種比較的集體心理狀態 ?

理查.桑內特(Richard Sennett)較早期的作品(《再會吧!公共人》)可以給我們一點啟示。桑內特整理的是十八世紀至今的公共史。本文借用這本公共史鉅著放在香港社會的狀況,嘗試用由近至遠,先小後大的方式書寫,借用書中對白領工作的分析,簡述香港不同類型職場有關「個人適應力」的狀態。然後由發展個人生涯的角度,回顧香港由冷戰後到現在五十多年間的政治經濟,如何驅使「個人適應力」由「適應力」發展成一種自我陳述,誘導在暴動後至九十年代經歷過成人階段的幾代人,進入一種毀滅性的自戀心理狀態,去肯定自我和看待他者。

Recommended Citation

蕭俊傑 (2010)。成長的崩塌 : 香港自戀社會的形成與世代比較。文化研究@嶺南,2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0/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