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雖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曲終人散,身邊不少朋友都仍然在議論天水圍,目的是要關懷天水圍的居民?不知道。只知道他們很少到過天水圍一趟,大多數都是靠著數塊錢的報紙上知道天水圍是在香港的大西北、發生倫常慘劇的根據地、貧窮綜援的重災區,就算是扶貧基金的主事者,不知道有幾多是曾經到過天水圍了解居民的生活經驗?他們要討論天水圍、救贖天水圍、拯救天水圍,打從心底的是要彰顯自己對於黎民的惻隱之心,亦要顯示其中產白領的價值,套用龍應台對香港價值的評論,就是顯示其「中環價值」的優越性。美國心理學學者威廉懷恩(William Ryan)在1972年以「譴責受害者」(Blaming the victim)為書名,用以提醒各有心人會否做善事的同時是「好心做壞事」,令「問題製造者」的污名歸咎於手無搏雞之力的受害者身上,而且更不謀而合地在書中指出中產階層(middle-class)的「別有用心」。

Recommended Citation

蔡偉略 (2006)。救贖天水圍、譴責受害者。文化研究@嶺南,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