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龍應台大名頂頂,一篇文章能夠問候香港百年劣根性,在華人社會可謂無出其右。不過,我想龍都會同意,「呼喚公民運動的開展」不是一支健筆就可以成就,在社會上的各方各面大大小小粗粗幼幼的行行重行行,都是同樣重要。

在《龍應台的香港筆記@沙灣徑 25 號》出版之日,也是《女流》再生復刊之時。這本有 14 年歷史的本土女性主義刊物在沒有幾多個媒體報導下,已經正式復刊了。應該說是又再復刊了。第一次停刊,是1992年10月;第一次復刊是1996 年 9 月,花上了 4 年時間的醞釀和準備,再戰江湖;第二次停刊,是 2002年 4 月,而第二次復刊就是到了今天﹙06 年 10 月﹚,也是花了 4 年時間的反覆討論,才「屢停屢復」。顯然,誰都無法保証有沒有第三次的停刊和復刊「後現代性」的出現……。只是,我,仍然願意,默默的,見証著<>的「後現代性」的乍現。

Recommended Citation

邵家臻 (2006)。詮釋者的饗宴 : 給龍應台和《女流》。文化研究@嶺南,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2/iss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