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曾特首於2007 年的「競選」時,提出「我會做好呢份工」的口號。三年下來,民意下滑,天星皇后、三聚氰胺、迷債海嘯、副局長、豬流感、東亞運、反高鐵、貧富懸殊、超高房價、翻叮政改、打壓六四,都惹來負面評論,在不少港人眼中,特區政府似乎並沒有做好份工。

為甚麼過去曾被譽為高效的政府官員,在同是政務官出身的曾蔭權統領下,總是無法做好份工? 答案或可在曾班子最近的「起錨」中看出端倪。

「起錨」(act now)與「我會做好呢份工」(I'll get the job done),其實一脈相承,同樣都不談願景,缺乏方向,剩下是「得個做字」。「起錨」後駛向何方? 份工怎樣做才算「好」? Act now 和get the job done,但for what?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10)。為甚麼總是做不好份工? 犬儒社會的文化研究。文化研究@嶺南,1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9/iss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