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社會學家飽曼(Zygmunt Bauman) 在《尋找政治》一書中提出,現代社會中的個人選擇,基本上受制於兩種約束:其一是規限我們選擇的議程(agenda of choice),其二是個體的選擇守則(codeof choosing)。前者的設定主要是透過立法,區分什麼是被允許的或受禁止的選擇,例如規定立會議員只能接受或否決,但不能修訂政府的政改方案;後者的孕育,則主要依賴價值教育,劃分哪些是恰當的或不適宜的選擇,例如根據「良禽擇木而棲」的原則當官?還是「站在雞蛋一邊」抗爭?

在香港,規限我們選擇的議程,除了被政府、商界、媒體主宰外,還日益受到中央政府的直接干預,最明顯的例子自然是所謂普選的「五部曲」。另一方面,建立個體選擇守則的教育過程,也逐漸為政改辯論中的指鹿為馬、巧言令色等公關措辭所污染,例如把維護特權的功能團體叫作「平衡利益」,或沒有明確終點的「起錨」喚作「循序漸進」。在這樣的後政改情景下,我們還可以如何介入「選擇議程」的訂定?又怎樣從事建立「選擇守則」的教育工作?

Recommended Citation

許寶強 (2010)。如今,民主程序和選擇守則還重要嗎?。文化研究@嶺南,1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9/iss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