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由「八八直選」開始,香港的民主運動便聚焦在立法會和特首選舉雙普選的議題上;泛民陣營中除了雙普選、平反六四和反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三條議題意見一致,並且跟建制派壁壘分明之外,便再沒有其他議題能夠突顯民主派的主張。香港的民主運動除了遺傳了殖民年代的骨質疏鬆症之外,在九七後更患上偏食症,變成一個單一議題的運動,可謂營養不良。

雙普選又可以被看成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太陽,而泛民這一極之鬆散的民主聯盟則一直環繞雙普選這個紅太陽而轉。在泛民中,民主黨的實力最雄厚,可以說是泛民的木星。政改一役中,民主黨突然在一夜間不但放棄了二○一二雙普選的競選承諾,連普選定義和普選路線圖也放棄了,只提出一個改良版的區議會方案。曾經投票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固然十分憤怒,感到被出賣;所有期望香港最終能達至雙普選的人除了錯愕、難以置信之外,更會感到苦悶和鬱結,因為民主黨的做法有如木星突然脫離了太陽系,木星固然不知去向,太陽系原有的「萬有引力」亦即時瓦解。但如果了解到香港民主運動既患了先天性骨質疏鬆和後天營養不良的症狀,民主黨的妥協在分析層次上其實有可尋。

Recommended Citation

馬國明 (2010)。小販拉濶香港民主政治的最佳盟友。文化研究@嶺南,19。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9/iss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