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上文提到,吸毒被輕視為一小撮人的「自毀」或「無知」。吸毒跟大眾消閑的態度,其實一脈相承,兩者都是刺激身體激發快感,同時看待刺激身體的後遺症,態度都很犬儒。

筆者提到要保護身體,不能只是反對「偶然」、「意外」、「新」出現的壞風氣、或一小撮「邊緣」青年的問題,而是我城所有能力享受消閑生活的人的共同關注,是我城幾十年來隨經濟起飛而生、隨便刺激身體的消閑生活。

同時,這種「內外分明」,「偶然」、「意外」、「新」論述,不單是毒品的論述,似乎更是種家長對成長的犬儒想像。

Recommended Citation

蕭俊傑 (2010)。請好好守護我城的身體(二)。文化研究@嶺南,1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8/iss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