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傅柯 (Foucault) 於《規訓與懲罰》一書中,以「全景敞視監獄」(Panopticon) 的設計去比喻權力運作。由於囚室窗戶起了光線折射效果,除守能清楚看到每一個囚犯之外,囚犯之間亦能互相觀察,亦即透過凝視(Gaze)別人去互相監視 —— 把權力相互地施加在他/她人身上。權力變成由無數細點所組成的自動運行網絡,網絡之中眾人既擁有權力,也同時進行自我規訓,以免被別人看見自己「行差踏錯」。

社會可說是一個擴大版的「全景敞視監獄」,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需要小心翼翼,害怕被人知道自己偏離社會規範而招致懲罰。而就如傅柯所說,「性」與「權力」關係密不可分,有違主流道德觀的「性」往往受到打壓。然而,筆者認為權力網絡得以有效運行,必先放置在特定人際網絡及脈絡之中方可。由於筆者正於澳洲進行工作假期 (Working Holiday),故希望以旅程中一些觀察對此加以說明。

Recommended Citation

胡世君 (2010)。「全景敞視監獄」在異國中失效?。文化研究@嶺南,1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8/iss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