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很多人喜歡把「80 後」視為一個新世代,說是社會流動出了問題,二三十歲年輕人無法上位,多少是借用呂大樂的「第四代人」說法;又有人說,是年輕人生於開始變得豐裕的香港,因此,他們追求物質以外的精神價值、社會理想,這大概跟從西方討論「後物質」文化與價值(例如,見Ronald Inglehart 的著作)。

不過,在香港,其實沒有人認真地調查過這個年齡層的政治傾向,然而, 「80後」已迅速成為一個恍似具有社會學意義的概念,有足夠的社會共性,引起人們尋求各種社會因素,解析這個世代的出現。但是,我總是對這種「類社會學」的想法有懷疑。我認識一些參與反高鐵的「80後」青年,但是,很難令我信服他們就是這個世代的代表,至少我在學校接觸的學生大部分不是這個模樣,否則,香港可能早就出現巴黎六八年學生起義了。

有趣的是, 「80 後」的厲害之處,正在於缺乏代表性,卻具有代表「世代」的能力。他們雖是特立獨行、與眾不同,以非常規的言行表達了對本土社會的情感,灌注成一個特別的世代面目示人。用一個較學術的說法, 「80 後」其實是一種運動認同(movement identity),是在社會運動中打造的身分認同,一種身分的論述。

Recommended Citation

葉蔭聰 (2010)。共同反省「80 後」至今的香港社會。文化研究@嶺南,1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7/is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