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時代轉移,攝影及其工具經歷了多次本質上的轉型:由化學的發現到新藝術思維的重要工具;從少眾玩意轉化為普及的潮流配件;從作為科學上的突破,變成傳統作畫的交替品到現代藝術表達的新方向,攝影經歷了階段性的脫變並慢慢轉化到多元的後現代性。攝影的操作概念、其機械影像及生產模式不是高度複雜的,而發展至今的數碼化世代,人們對攝影的文化藝術可能性只有有限的認知。

自十九世紀後,機械式相機的出現令傳統美學經歷數次斷裂和再生的過程,藝術家對攝影採取既審慎又開放的態度。德國思想家班雅明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一書中指出 “攝影、電影等機械複製手段的發明和成熟運用,徹底改變了文化藝術的的生存狀態”。當然,機械的再現模式有助文化廣泛流通和發展,但一進入機械複製時代,藝術品本有的「靈氣」(aura) 也因新機械的無限複製性變得薄弱而慢慢地消散殆盡,藝術品再沒有獨一無二的特性。數碼攝影更令攝影藝術的「靈氣」進一步走向前所未有的真空狀態,影像不斷被無限切割、變異、重複和再現。傳播媒介如互聯網、平面雜誌的發展令影像的需求、產生、流通急劇增加,攝影作品的獨特性、原創性和尊崇地位面對巨大的挑戰。

九十年代,後福特主義造就了攝影器材的多樣性,數碼攝像科技的突破性發展和新市場推廣令攝影更趨普及化。因應使用介面的簡單化,男女老幼、專業和業餘的,甚至初學者都能輕易跟攝影接近。攝影漸趨平民化和多元化,不少人都能擁有一部或以上的攝影器材,攝影人口亦大幅增加,「人人都是攝影師」的時代正式到臨,同時亦進入影像生產泛濫的世代,攝影藝術不再局限於社會中的一少撮人。在香港的城市轉型的過程中,攝影的普及化令本地文化生態有重要的角色。

Recommended Citation

孫樂川 (2009)。轉角處碰撞出的城市攝影內容。文化研究@嶺南,15。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5/iss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