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儘管近年香港唱片工業持續萎縮,可是本土流行曲依然有其生命力,在傳統工業模式以外,透過各種途徑(例如互聯網、隨身mp3以至手機鈴聲),滲透至我們的日常生活。流行曲與社會之間的互動關係,實在不容文化研究者忽視。

要從文化研究角度分析流行音樂,歌詞、歌手的演繹方式及其形象、歌曲的旋律及其編排、音樂工業、聽眾以至媒體等都各有其重要性,而且每一範疇互有關連,互相影響。可是如果上述各項皆不能分割,則流行音樂研究將顯得過份龐雜,而且焦點或會模糊不清。朱耀偉曾闡述單純歌詞研究的可行性及重要性,除他所言流行歌詞本身的感染力外,我認為,無論是在卡拉OK「邊唱邊閱讀歌詞」,媒體挪用歌詞借題發揮,情人憑歌寄意,以至在自己網誌(blog)轉貼歌詞等行為,都可說明歌詞的文字,對聽眾而言,一直有其情緒宣洩、感情表達以至身份認同等重要功能。

流行曲同時有再現的力量與影響的力量(the power to represent and the power to effect)。歌詞作為社會最廣泛被當代人反覆傳誦的文類之一, 記錄與再現了時代的某種面貌,既可成為當代人的共同回憶,亦對每一代人的價值觀以至身份建構,有獨特的影響力。歌詞的生產與流傳固然離不開歌手與音樂,但歌詞分割出來仍可有其獨立的意義,歌詞在不同的脈絡(context)中可以再生產出不同的意義。此亦為歌詞值得放在研究焦點的原因。

本文將以歌詞文本的探討為核心,至於從歌手形象到音樂工業環境等其他重要範疇,則會作為歌詞文本分析的輔助與參考。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銘匡 (2009)。流行曲歌詞與性/別身份的呈現 : 從楊千嬅與何韻詩的歌曲說起。文化研究@嶺南,15。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5/is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