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跟你們一樣,我也讀過那課甚麼〈敬業與樂業〉(梁啟超著),依稀記得它旨在叫人「敬業樂業」,做甚麼工作也不要緊,「苦樂全在主觀的心,不在客觀的事」。只要用心幹活,當總統還是拉黃包車都不再有問題,任何職業都是神聖可敬的……遺憾地,政府以這種粗淺的觀點去哄騙中學生,再次洩露了「教育」這意識形態國家機器(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的潛台詞,我們讀書不單在「求知識」,更學習如何乖乖做個順民。其實,這課文會否協助建構了「綜援養懶人」的刻板印象呢?

作為中國當時先進知識份子,梁啟超也許亦接觸過馬克思(Karl Marx)的理論(當時這屬極其前衞的思潮),因此他也有「人類一面為生活而勞動,一面也是為勞動而生活」的觀點。然而不知道是學藝未精,還是他尚未真切體會到「資本主義」對人的剝削和壓抑,他竟認為黃包車司機可跟總統相提並論。我想,除非社會的資源再分配情況和社會福利制度十分完善,否則實在難以達到梁啟超所幻想的平等世界。最起碼對其時的中國,以及當下的香港而言,這是一種妄想。

Recommended Citation

胡世君 (2009)。從「異化勞動」到《劈炮吾撈》。文化研究@嶺南,1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2/iss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