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uthors

Abstract

上世紀九十年代,世界各地冒起了不少後殖民理論和後殖民研究,而香港就正是在那個時候,扮演著「最後的殖民地」的角色回歸中國(羅永生,2007: 45)。打從 1997 年主權移交以來,在香港在地的知識世界裡備受關注和應用的新詞包括了「後殖民」(postcolonial)和「去殖」(de-colonialization,也有稱作「解殖」)等;也出現了一些本來似是耳熟能詳但又包含著抽象概念的詞,如文化(culture)和身分(identity)綜合而成的「文化身分」(cultural identity)和近年備受討論的「集體回憶」(collective memory)等。這些詞都隱含了一些關乎香港和香港人切身的問題,而這些問題的討論,都顯影成 —— 政治⁄權力、重讀⁄解讀、去殖⁄再殖(re-colonize)、官僚⁄民主、人文價值 ⁄ 商業價值等問題上的一種緊張和相互角力。這些二元對立的角力雖然具體化了抗爭者的身分定位(positioning),但有關問題卻不能簡單地定義在一個二元層面;因為在每一個歷史時刻(historical moment)當中,人們都在「記憶」和「忘記」中尋歷史、覓身分 —— 重寫歷史是為了尋找真正的過去;身分的再定義,是因為不願再做簡單的順民、不願再被殖民。

香港的「在地」(local)和香港的「在地性」(locality)是如何模樣?歷史又是如何「政治地」被翻譯(Abbas 1997: 22)在城市文化當中(尤其是當特區政府官員也把遊行示威向外地傳媒解讀為香港文化的時候)?

Recommended Citation

邱禮濤 (2009)。記不了 / 忘不掉 : 誰的香港 = Memory / amnesia : a cultural translation of Hong Kong。文化研究@嶺南,12。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2/iss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