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嫖、賭、飲、吹,賭博原是一種不良嗜好,但自從澳門開放賭權,澳門的賭業在跨國資本進駐而出現百花齊放的局面後,賭博已從一種不良嗜好變成現代消費社會的消閒娛樂。即使是賭權沒有開放,賭業不算發達的香港,自從賭波合法化後,病態賭徒這一名稱便不徑而走。病態賭徒這一名稱無疑將賭博這種行為正常化,病態賭徒意味著有正常甚至是健康的賭徒;只要不成為病態賭徒,賭博不但無傷大雅,而且像任何消費行為一樣是值得尊重甚至推崇的。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任憑衛道之士怎樣大聲疾呼,怎樣力陳賭博的弊端亦於事無補。賭博是不良嗜好的觀念與積穀防飢、積少成多、小富由儉等傳統農村社會的觀念息息相關;當五一勞動節和十一國慶相繼成了刺激消費的五一和十一黃金週時,傳統農村社會的觀念早已無以為繼。這樣說卻不表示賭博正常化的現象是合情合理、毋庸置疑的,而是要跳出農村社會的框框,仔細分析現代社會的不足來審視賭博的弊端,二十世紀德國猶太裔思想家班雅明雖然不曾見到賭博成了正常消閒娛樂的怪現象,但他對賭博的見解卻有助人們分析箇中因由。

Recommended Citation

馬國明 (2008)。為何賭博是正常消閒娛樂。文化研究@嶺南,1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1/iss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