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uthors

Abstract

最近和文化研究畢業同學聚首,談起工作,無不滿臉愁容或語帶無奈,少有眉飛色舞之態。話,沒錯,是滔滔不絕,但內容,不是同事間挖苦批評,就是老闆的惡貫滿盁。回想剛過去不久的大學時光,我們白天在長桌討論傅柯四處游走的權力關係與知識網絡;傍晚初識薩依德而為他那對時代的尖銳批判動容;晚上跟德希達一起自我放逐,曖昧嬉戲;三更半夜直落狂煲《精裝追女仔》、《買兇拍人》與《標殺令》,還可以放聲論辯爛片的美學,推敲導演如何在既定成規中,發揮令人意料之外的點點創意。說了甚麼,當下已幾乎忘記,可是我們卻清楚記得我們的「奇里斯馬」(或者是馬,或者 Charisma)。

Recommended Citation

賴家瑩 (2008)。我們的「奇里斯馬」走失了嗎?。文化研究@嶺南,10。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0/iss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