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周日在維多利亞海港兩岸散步,望著兩岸高聳入雲的建築物所照射出來的光芒,燈火光明、五光十色,反照在維多利亞港上的倒影,是外地遊客來到香港不能錯過的景觀,而此獨特的夜景亦造就了香港有「東方之珠」的美譽,這也是香港太平山山頂成為遊客必定要「到此一遊」駐足觀賞、遠眺香港夜景的原因。不但外地旅客,就算是香港人本身,也喜歡在山頂眺望香港,眺望自己居住的地方,眺望一個熟悉的城市,頓覺置身其中,歸屬感由此而起。同時,山頂不單是提供一個平台予人們觀賞城市的地方,也是一個城市集體回憶、集體感情的載體。太平山頂及山頂的「老襯亭」為香港市民帶來不少回憶:你可以「看到」有兒童在這裡追逐跑跳玩肥皂泡、有情侶在這裡彼此依偎談情說愛、有獨個兒的在這裡寫生念書「偷得浮生半日閒」、也有與老伴慢步繞山而行的,怡情神往。山頂逐漸成為香港本土的標誌、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但這種「看到」已經變成過去,因為舊的「老襯亭」拆掉了,伴隨著到過太平山的生活片段及回憶,跟隨「老襯亭」的瓦礫被埋葬在個人記憶的堆填區,山頂「老襯亭」已經被換上現代的建築設計,趕上全球化的高速發展列車,以玻璃幕牆配合白色的建築結構,形成一個「碗」形橫切面的圖案,再配上一個沒有地道風味只有虛幻氣勢的命名——「凌霄閣」,可以正式宣告:太平山頂失去了自己,也從此沒有了自己,蒼然白皙。

Recommended Citation

蔡偉略 (2006)。香港 : 一個蒼白的城市。文化研究@嶺南,1。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1/iss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