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摘要 Abstract

《繁花》以單雙章交替的形式展開敘事,分别講述60 年代與90 年代以來的故事。小説實際上是使用二種不同的敘事方法,60 年代的故事以個人記憶爲依據的現實主義手法;90 年代的生活則以説書人的文體表現爲各表一枝的格局。前者因爲歷史的激進變革與困苦,對人的生存構成强大的壓抑,但小説卻因此寫出了歷史中生存的人們的堅忍不拔;後者因爲繁華盛世浮華亂象,生活顯現爲虚空和無意義,作者尋求做舊筆法,賦予傳統與歷史做底色,從美學與文化的層面重新給予其韻致。這裏面顯然貫穿著作者對兩個時代的判斷,對人類生活之正當性的理解。在歷史與人的生活之間,在政治、文化與美學之間,《繁花》終究以美學或寫作的倫理學化解了那些矛盾。因此,這就要從歷史感的角度解釋這部作品,纔能呈現它的豐富性與複雜性。

版權聲明 Copyright Statement

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參考書目格式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曉明 (2017)。"不響"裏的當代史 : 《繁花》裏的兩個時代及其美學。《嶺南學報》,第八輯,頁41-67。檢自http://commons.ln.edu.hk/ljcs_new/vol8/iss1/4/

Available for download on Friday, June 01, 2018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