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摘要 Abstract

經典的傳承,使文化延續而豐厚。承傳的工作,中國歷代從無間斷。《尚書·堯典》之成篇與《史記》的寫成,中間相隔約300 年。司馬遷迻録《堯典》,在文字上作出明顯的變换以適應其時的語言特質。這些轉换,説明典籍的傳承,所保留的未必是典籍的原本面貌,所有現存的典籍,最少在語言上都作出了很大程度的轉换。現代的西方漢學家,在《尚書》成篇之後二千多年,亦試圖藉文字的翻譯,將中國的古代文化傳播至西方。瑞典學者高本漢所寫的《書經注釋》,其中頗有誤解之處,説明東西文化差異的鴻溝,極難跨越。由此可見,經典的傳承工作,非常艱鉅,必須多方的不懈努力,纔不致失傳。

版權聲明 Copyright Statement

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參考書目格式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遠止 (2015)。經學傳承: 《書經》之中外詮釋。《嶺南學報》,第三輯,頁253-265。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ljcs_new/vol3/iss1/9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