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rticle Title

緒論

Publication Date

January 1934

摘要

中國兩個字的起源,雖難斷定,然這兩個字之見於歷史者,却好像是很早,禹貢裡所說「中邦錫土姓」的邦字,據孫星衍的意見,是史記裡所說「中國錫土姓」的國字之誤。要是孫氏的意見是對,就那麽在夏禹的時代,中國人已自叫其國家做中國。所謂中國的意義也許很多,然從地理和文化方面來看,大槪是別於東西南北的其他的種族。所以王制裡說:「中國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而左傳更說:「德以威中國,刑以威四夷。」換而言之,中國這兩個字,不但是表示在地理的地位上,中國是居乎天下之中,而勝於四方一切的國家,就是在文化的地位上,中國也是得乎大道之中,而優過其他一切的民族。

從地理和文化上看去,中國旣處於優越的地位,那麽東西和南北的其他國家與族類的文化,都是比不上中國的。這樣看起來,所謂南方文化,或是北方文化,均是低劣的文化,而和中國的文化,絕對不能相溶化,同時這裡所說的南北文化,乃是中國以外的文化,而非中國本身上的南北文化。

本書的標題固是南北文化觀,而可以包括廣狹兩義的南北文化觀,但牠的目的,却是專爲說明中國本部的南北文化觀。所以事實上,牠只能叫做狹義的南北文化觀。

Recommended Citation

陳序經(1934)。緒論。《嶺南學報》,3(3),2-6。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ljcs_1929/vol3/iss3/2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