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這篇拙文擬討論香港與台灣之間的文學因緣,由於論述對象有其特殊性,所以下文中有部分我會依學術慣例撰寫,而其他一一尤其涉及當代者——我則可能得跳出此一規範,由個人的經驗出之,回憶色彩可能重了些。此外,撰寫前我讀到了鄭樹森著《從諾貝爾到張愛玲》,後來又翻了梁秉鈞著《香港文化空間與文學》與單德興剛剛發表的〈冷戰時代的美國文學中譯:今日世界出版社之文學翻譯與文化政治〉,因三者都有專文——或本身即為專文——涉及香港與台灣之間的文學關係,而且各個寫得面廣而度深,是以除了徵引上的必要外,我也會盡量避開三氏業已談過者,一切但以個人管見所及為主。崔顥既已題了詩,眼前之景,我怎道得?

Description

四、文學場域:報刊、專欄、翻譯 Literary Field: Journals, Columns, Translations

Access to fulltext article is limited to users on Lingnan University campus or by subscription.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