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作者嘗試透過王安憶的〈香港的情與愛〉、施叔青的《她名叫蝴蝶》和西西的《飛氈》,探討表述的複雜本質,其中當然牽涉本土聲音、自我/他者、作家的自我定位等問題。正如作者所說,今天自作者與他者已經難有一個簡單的界分,作者的目的並不在於分辨誰的才是“本土聲音”,而是希望從她們的自我定位與寫作位置出發,一方面分析她們的書寫策略如何與本土/外來、殖民/反殖民、身分政治等後殖民論述的核心課題交結糾纏,她們的文本呈現怎樣的(後)殖民面貌;另一方面也透過分析她們的文本,探討當前文化論述的一些問題。

Access to fulltext article is limited to users on Lingnan University campus or by subscription.

Share

COinS